favourite ana from Cheung Siuhan. 
 
愛情將兩個人由陌生變成熟悉, 又由熟悉變成陌生。 『一見如故』原來是很快跟一個異性打得火熱的藉口, 而『你很陌生』則是向相戀多年的情人提出分手的理由。《禁果之味》

無法廝守終生的愛情,不過是人在長途旅程中,來去匆匆的轉機站,無論停留多久,始終要離去坐另一班機。《我微笑,是為了你微笑》

最好的丈夫, 是讓妻子享盡榮華富貴的丈夫。 最好的情人 是隨傳隨到, 而且每天令我有驚喜。《貼身感覺》

一個承諾在最需要的時候沒有兌現,那就是出賣,以後再兌現,已經沒什麼意思了。《懸浮在空中的吻》

喜歡了一個人,但是你身邊或他身邊已經有另外一個人了。每次跟他見面也很快樂,分手之後卻很旁徨,要不顧一切走在一起嗎?不是不可以,只是,這樣做的話,大家都要犧牲很多,大家都會很痛苦,尤其一腳踏兩船的那一個。喜歡一個人,當然不希望他受到折磨,於是,只好不再接近他,寧願大家一起忍受那小小的痛苦、小小的寂寞、小小的思念……
現在雖然不能一起,甚至將來也不會一起,然而,那微小的痛苦,卻能滋養生命,讓你知道,永遠有一個人,遠遠的、輕輕的愛著你。 《懸浮在空中的吻》

男人對女人的傷害,不一定是他愛上了別人,而是他在她有所期待的時候讓她失望,在她脆弱的時候沒有扶她一把,在她成功的時候竟然妒忌她。《思念裏的流浪狗》

那個時候,我沒有想過,我是一個既想要麵包,也想要愛情的女人。
告訴我,我和你是不是會有明天?時間盡頭,會不會有你的思念?在你給我最後、最無可奈何的歎息之前,會不會給我那樣的眼神——最早,也最迷亂?深情是我擔不起的重擔,情話只是偶然兌現的謊言。因為你,我甘願冒這一次險,即使沒有明天……
——《三月裏的幸福餅》

有時候,我們會後悔開始,如果沒有開始,我們也許永遠可以回味當天那種互相深聽、互相猜測的興奮。假如沒有和你開始,我會不會有另外的際遇?不管會有甚麼結果?我還是寧願跟你開始,因為我更想知道和你相愛的滋味。《在天涯尋覓你》

有些愛情只是幻像, 我們以為自己不能離開那個人,後來卻發現,要離開他, 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困難。要忘記他,也幾乎不需要花甚麼功夫。有些愛情卻不是幻像,我們以為自己可以忘記那個人,因為愛情發生的時間只是那麼短暫。然而, 我們後來卻發現,要忘記他,比想像中困難許多。《流波上的舞》


離別與重逢,是人生不停上演的戲,習慣了,也就不再悲愴。《三月裏的幸福餅》

我們總是寧願相信,兩個曾經深愛過的人,分開之後,仍然有一條繩子聯繫著的。寂寞或失意的時候,我們會拉緊那條繩子,想念繩子另一端的人;他現在過著怎樣的生活呢?他愛著誰呢?離別之後,他會不會為了使我刮目相看而更加努力?他會想念著我嗎?還是,這一切一切,只是女人的一廂情願?我們總是希望舊情人沒法忘記自己,一輩子受盡思念的。《麵包樹出走了》


為什麼我們總不懂得珍惜眼前人?在未可預知的重逢裏,我們以為總會重逢,總會有緣再會,總以為有機會說一聲對不起,卻從沒想過每一次揮手道別,都可能是訣別,每一聲歎息,都可能是人間最後的一聲歎息。 《三月裏的幸福餅》

喜歡一個人,是不會有痛苦的。愛一個人,也許有綿長的痛苦,但他給我的快樂,也是世上最大的快樂。
凡事皆有代價,快樂的代價便是痛苦。

緣起緣滅,緣濃緣淡,不是我們能夠控制的。我們能做到的,是在因緣際會的時侯好好的珍惜那短暫的時光。

愛情要完結的時候自會完結,到時候,你不想畫上句號也不行。

愛上一個人的時候,總會有點害怕,怕得到他;怕失掉他。

最厲害的病毒,是愛和謊言。

愛火,還是不應該重燃的。重燃了,從前那些美麗的回憶也會化為烏有。如果我們沒有重聚,也許我會帶著他深深的思念活著,直到肉體衰朽;可是,這一刻,我卻恨他。所有的美好日子,已經遠遠一去不回了。

愛,從來就是一件千回百轉的事。不曾被離棄,不曾受傷害,怎懂得愛人? 愛,原來是一種經歷,但願人長久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歷久常新。